上海蛋糕价格联盟

七年(六十一)

楼主:斯年之祜 时间:2020-03-30 20:56:25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斯年之祜」

六十一


林在范在城东录制节目宣传新电影,朴珍荣和王嘉尔在城西吃饭。

几乎要跨越整个城,所以当林在范赶到时,豆豆已经快要吃完她的饭后甜点了。

林在范眼睛眯起来笑眯眯的:“这是咱闺女?”

“谁和你咱!”朴珍荣狠狠地瞪他一眼:“我是她爷爷。”

林在范还没反驳回去,王嘉尔就在桌子底下给了朴珍荣一脚,占他便宜,该。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豆豆。”豆豆忙着吃小点心高冷极了。

“豆豆你好,我是朴珍荣的好朋友林在范。”林影帝勾起迷倒一众不分年龄段女性的笑,豆豆百忙之中看他一眼继续低头吃。

“豆豆,你看过《所谓伊人》吗?那是我演的哦~

豆豆摇头。

朴珍荣来了兴致:“豆豆,你知道柯珂吗?”柯珂是最近大火的小鲜肉。

“知道!帅!”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来表达自己的喜悦。

林在范突然无头无脑的来了句:“柯珂是乐娱的吧,听说他们公司最近和崔氏在合作,崔氏这两年发展的很好,除了有很多餐厅主题酒店外,还涉足了娱乐业,和挺多报社杂志也建立了关系。”

朴珍荣嗤笑:“看见了吗林影帝,人家幼儿园小孩只知道年纪小长得好看的小鲜肉,你一整天扮大叔还给分析娱乐形式的老男人是走进不了人家的世界的。”

“我走进她的世界干嘛,我走进你世界就够了。”

“那巧了,我这人就每天厚着脸皮活在别人世界,自己没有世界。”

“我知道,我每天在我的世界里都能看到你。”

王嘉尔看不下去了,这还有祖国的花骨朵呢:“豆豆吃饱了吗,一会要少儿不宜了,咱们准备回家。”

“嘉嘉叔叔,什么叫少儿不宜啊?”

“让荣荣给你解释。”

豆豆眨着渴望求知的大眼睛问:“荣荣什么叫少儿不宜啊?”

朴珍荣亲亲豆豆的小额头:“是一家火锅店,等荣荣改天带你去吃。”

豆豆点头:“那我也可以带上范范吗?”

范范是谁?林在范皱眉,在看到一只指向自己的小手指的时候内心有些崩溃。

豆豆是这样解释的:“荣荣是我的好朋友,范范是荣荣的好朋友,那也是我的好朋友。”

逻辑竟然挑不出一点错。

“你确定这不是段宜恩的亲闺女?”林在范问王嘉尔。

王嘉尔淡定点头:“确定,他家族的基因都挺强大的,”然后抱起豆豆:“走啦宝贝儿,回家和史迪仔玩一会就该睡觉觉咯。”

王嘉尔给她拿着小书包,豆豆靠在王嘉尔肩上:“荣荣再见,范范再见,你们也要早点睡觉哦。”

明明是关心的话,朴珍荣听了某处一紧。

林在范笑眯眯的和豆豆挥手,然后有意无意的和王嘉尔说了句:“段宜恩这段时间得注意点,之前的旧事恐怕会被再提。”

就一句,表明了不会再多说。

这是王嘉尔眼中的林在范的生存之道,说多了会得罪人,但王嘉尔撮合他和朴珍荣也帮了不少忙,他不能当做不知道,就简单一句提了提,能不能悟到什么看王嘉尔的了。

所以王嘉尔愣了愣,也没有刨根问底,笑着打招呼走了。

“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看了朴珍荣一眼,林在范叹口气,叫服务生来点单:“我知道你和王嘉尔是好朋友,但告诉我消息的人也把我当做好朋友了是不是,你想帮你的好朋友,我也不能背叛我的好朋友吧。”

“哼,”朴珍荣不屑一顾:“你的好朋友人品也不过如此,若是工作那他这属于泄露工作机密;若是朋友,那你也真是眼瞎,他这也是把你置于两难困境,又是和你无关的消息,非要提前和你说,分明是借你的口把这话传给嘉嘉。”

林在范被噎了下:“我之前一直喜欢那种傻傻笨笨的……”

“是因为好骗吗?还是因为容易被利用?”朴珍荣意外地冷静:“林在范,你也利用了我,因为我和嘉嘉关系好,而他又帮了你很多,所以你知道他会无条件的信任你。你最好没害他,要不然我一定会把你钱全还给你,然后曝光你全部。”

林在范没生气反而笑了,眼睛里全是棋逢对手的欣赏和赤裸裸的征服欲:“你很聪明,那我再给你附赠一个消息,让王嘉尔离他身边的小财主远一点,啧,和你在一起居然会有意外地惊喜,果真男人都是有征服欲的动物。”

朴珍荣被气乐了,跟着点了一大堆吃的,全都是蛋糕等高热量的,还专挑贵的点:“我不是男人?”言外之意自己就对林在范一点征服欲都没有。

“征服欲体现在很多方面,可能是一匹马,也可能是一辆车,对于我只不过恰好是一个人。”

朴珍荣脸上依旧带着笑,握着红酒杯的指尖却泛白:“那让你有征服欲的那个人肯定很惨,但你真的挺厉害的。”

“嗯?”

“专挑我不起听得讲,几乎每次都是。”

林在范一脸的为难:“你不狂热于财物,也不热爱自然,不喜欢被征服也懒得去征服,宝贝儿,我实在是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和你谈爱情。”

“随你啊,你爱怎么谈就怎么谈,反正你也知道,我现在即使生气也不能走,对吧,金主。”

林在范也有点生气,觉得自己满腔的爱却被人误会的体无完肤:“那今天咱们就好好聊聊你喜欢什么,怎么才能追到你吧。”

“爱情吗,”朴珍荣边大口吃慕尼黑森林蛋糕妄图转移自己的怒气边说:“这东西不存在的,你以为的爱情都只是假象而已,幻影不过几年,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怕林在范不信:“不信你看王嘉尔和段宜恩,上学的时候你侬我侬虐了我四年,出柜的时候腥风血雨非对方不可,结果呢,爱情没了,全成了讨人厌的习惯。”

“你自己呢,老是看别人的爱情干嘛,你朴珍荣我林在范和他们一样吗?”

“七情六欲,喜新厌旧,人之本性,你逃不过,我也逃不过。”

朴珍荣又拿起块提拉米苏:“就这样吧林影帝,这种关系不是很好吗,你想我了随时叫我我随时洗白净跑过来,比外卖小哥还风雨无阻。”后面一句“毕竟你给我花了那么多钱”没说,怕林在范又跟他生气。

林在范被他的思维气的说不出话,也往嘴里塞牛排,把气全撒在牛排上,含糊不清的问:“你是不是以前被人甩过啊,对爱情有了阴影?”

“没有,我恋爱都没谈过。”但炮没少打,毕竟生理需求,朴珍荣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那当初咱俩见面那天你为什么在那么多人里面和我上了?”

朴珍荣两腮鼓鼓囊囊的说:“我没选你,是你选的我,我觉得还不错就这样了呗,现代人不都这样吗,纾解了欲望就行了。”所以当然不会理会这些酣畅淋漓里有没有一种叫爱的调和剂。

“林在范你敢说当时你找我时不是就想解决当晚的生理需求?”

“我特么怎么能想到我爱上了跑友?!”

气氛一下子尴尬,林在范往嘴里继续塞牛排掩饰,朴珍荣默默吃蛋糕,不说话。

七宗罪之暴食。


请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我不是专业写手,平时有一大堆事情要忙

所以只能尽最大能力做到每周更新一至两次《七年》

但如果你有关注些

你应该知道公众号里就是比别的地方更得快好几章

这是说好的公众号福利

我开这个公众号的初心是想在这里顺利的把七年更完

可自从有次上课时教授给我们讲到同性恋时

我的一个朋友说了句“恶心”后

突然就有了种想向大家解释、认识这一社会群体的想法

像是李安导演用一种艺术的方式介绍似的

我想用好看的文字和吸引人的情节来告诉人们

他们不是怪物,这是爱情

也只是爱情

今天一个写bg文已经出书了的写手朋友问我

她说

“写耽美文没出路,况且是cp文,平时看着玩还可以,但你还是换bg文写吧”

我想起唐家三少在抄袭了大风刮过的《桃花债》后蔑视的说

“需不需要我帮你宣传你的耽美文”

都是文学,都在写青春爱情生活探险等,本应该没有高贵低贱之分

我真的喜欢耽美文

我想向喜欢文字和情节的人介绍我的cp

介绍耽美文化

所以这时候原本小小的梦想一下子膨胀起来

我想在这里让更多人能了解搞基、了解耽美文化

让更多的像我一样文笔还好(厚着脸自以为)但没啥人气的优秀的文

可以被更多人看到

这就是我想的

全部

谢谢志同道合的你们能来到这里

更谢谢你能耐着性子听我絮絮叨叨到这里

晚上看到的你【晚安】

早晨看到的你【早安】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