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蛋糕价格联盟

武汉公司盯上私人飞机大蛋糕:我们的技术比空客强多了

楼主:支点财经 时间:2020-03-27 00:05:53


还记得今年双11,刷爆朋友圈的“淘宝开卖私人飞机”消息吗?在武汉,早已有人盯上私人飞机相关产业链这块大蛋糕,并将产品推上世界第一大航空日报头条。



从动议到回汉创办公司

只用了短短三个月时间


和李建明博士约好采访的时间是12月20日上午9时30分。当记者早到10分钟时,李博士正在召集员工开晨会,会场内,大家热烈地进行着讨论。9时29分,正在记者担心采访可能不能如约开始时,会议结束了。


李建明告诉《支点》记者,这就是新加坡科技园管理模式的特色:高效、守时、重承诺。


李建明在华中科技大学读了本科和硕士,留校任教7年后,赴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博士。博士毕业后,他在新加坡国家科技局从事科学研究16年,拥有红外时序热成像专有技术等多项知识产权,并主持过空客、波音等国际著名企业联盟的工业项目。


决定从新加坡回到武汉创业的过程,体现了李建明一贯的果断。从提出动议到中新红外科技(武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红科”)正式投入运转,只用了短短3个月。


而彼时李建明的身份,是新加坡国家科技局的科学家。他拥有的多项专利、软件版权,已到了坐享收获的时候。


李建明的中国合伙人赵伟,此前从事的也是与红外科技相关的工作。赵伟擅长于企业管理咨询和质量安全管理,曾指导某上市公司建立了红外产品标准化生产管理流程和工艺标准。两人作为老朋友在红外绕机检测机器人创业主题上一拍即合。


“我一直关注李博士的研究成果并与他交流。这几年,光谷的创业氛围越来越浓,环境越来越好,于是就萌发了邀请他回来共同创业的想法”,赵伟告诉《支点》记者。


2015年底,赵伟应李建明之邀,飞赴新加坡。二人就公司的架构、技术、产品、发展前景、管理模式进行了深入探讨。李建明提出,公司必须按照新加坡科技园的管理方式运转,采取现代合伙人制,不搞家族企业。


新加坡科技园背靠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国际知名的十大科技创新园区之一。


来汉创立公司后,李建明入选光谷第九批“3551人才”计划。公司还获得了300万元无偿资助和千万级股权投资,入驻东科创星孵化器,获得办公场地支持,并获评2017年“瞪羚企业”称号。


李建明、赵伟珠海航展合影


造智能机器人给飞机“体检”


在李建明看来,公司的核心产品——绕机检测机器人,正在耕耘的是一块尚未开发的创业新区,且极具商业价值。


李建明告诉记者,中新红科研发的绕机检测机器人,可以检测出一些世界性高难度缺陷。


比如,每架飞机在起飞前或降落后都要进行一项机外检测,主要是检查飞机的外表、蒙皮等是否完好,有无结冰,是否符合适航条件。如果飞机蒙皮及蒙皮下有裂纹、分层,或是过多的水侵入,对飞行中的飞机都可能是致命的。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这项检测都是人工通过目视完成。人工检测耗时长,同时受到天气、人的情绪的影响,有一定的误检率。


中新红科公司成立不到一年,第一代产品宣告问世。半年后,又成功推出了二代产品。


今年6月,在巴黎航展上,李建明带着二代产品RobotAI-A2航空检测机器人参展,还登上了Flight DailyNews(世界第一大航空日报)头条,与空客同版。


去年新加坡航展上,空客首次展出绕机检测机器人的原型机。但在李建明看来,“我们的技术比空客强很多”。


李建明向《支点》记者演示了便携式智能检测设备对人体温度的敏感度,当机器人对记者面部扫描时,超过某一特定温度时,当即发出报警声。


他告诉《支点》,空客的绕机检测设备原理是通过远景拉近,用高清晰度的视频检测代替人眼观测,没有运用红外技术实现内部检测,而我们的方法不仅可对表面缺陷能进行高精度快速检测,也能检测出蒙皮下的缺陷。“如果有人向飞机发动机扔硬币,我们的机器很容易就能识别出来。如果有鸟在飞行过程中被吸进去,也能很快检测出来。因为热辐射不一样。”


为什么没有企业注意到这个市场?


“因为航空管制,目前据我们所知,罕有企业愿意涉足这一领域。”李建明说,严格的航空管制,意味着产品进入航空公司或机场检测需要一个过程。


技术壁垒又挡住了一大批企业。


李建明告诉《支点》,他在新加坡16年研究的就是这项技术,此前仅成功地运用到机翼检测上。在原有技术基础上,李建明进一步研发了新的航空检测技术,达到了飞机缺陷检测的实际应用水平,在与世界上多项红外检测技术比较后,具有成像清晰、实时快速的优势,将新产品定位为高度智能机器人,采用深度学习模式,可对飞机进行自主绕机、智能识别、定点监测、缺陷判断。


而实际上,李建明、赵伟一开始就将目标客群锁定在通用飞机领域。通用飞机包括公务机、农业机、林业机、轻型多用途机、巡逻救护机、体育运动机和私人飞机等。相对民航客机而言,通用飞机管制壁垒要小得多。


根据对市场的调研数据,截至2016年底,我国通用飞机为2776架,通用飞机机场311个。根据十三五规划,到十三五末,通用飞机将达到10000架,机场达到至少500个。


而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也成为私人飞机的拥有者,就连淘宝都开始开卖私人飞机了。但中国内地并不是中新红科的主要目标市场。


李建明说,美国目前拥有私人飞机22.4万架,他希望能说服通用飞机制造商们,让中新红科的设备成为飞机的标配。


为此,中新红科还研制出便携式智能检测设备,并将之列入公司战略规划,正与美国、欧洲代理人进行洽谈。


在巴黎航展上,中新红科公司研发的产品引起记者关注


国内供应商管理仍是难点


按照新加坡科技园的管理模式,中新红科的每一项工作都有推进时间表。


“公司成立之初,就我们两个人。我们每天工作就像战斗,一边紧张筹备着研发,一边迅速招兵买马,每天加班到夜里12点是常事。”赵伟说。


李博士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强调时间节点,恨不得一年能干完别人两年的工作。通常情况下,他都是每天第一个来公司,却是最后一个走的人。


欣慰的是,目前公司的发展进度与时间表的预期基本一致。除了航空业,他们的产品也运用到风电行业。


时间表上最新的一个进度,则是2018年1月7日,中新红科即将迎接的AS9100认证(在ISO 9001 质量体系要求基础上开发的航空航天标准)验收。通过这项验收,达到符合国际航空认证标准后,中新红科的产品将正式进入国际航空配套产品供应商名录。


看起来创业之路是一帆风顺的,但是中新红科的创业仍然处在艰辛的爬坡阶段。


最让李建明感到苦恼的是,供应商环节的低效率与公司内部的高效率运转不匹配。


在中新红科,“守时”是最基本的从业要求。“如果员工开会迟到,公司对员工实行娱乐惩罚——买20元的零食给同事们分享。如果迟到次数太多,就要考虑给予实质性的处罚”,赵伟介绍。


每一项具体的工作也都有推进时间表,项目负责人会提前敦促下一个甚至再下一个阶段的进度执行。“这一招对于治疗‘拖延症’尤其有效”,公司行政人员告诉记者。秉承新加坡“人才不是招进来的,而是培养出来的”理念,公司对所有人员包括行政人员进行了产品知识、产品设计和产品鉴赏相关培训,让他们全部掌握Pro/Engineer等专业设计软件的操作能力。


然而,就是这些让李建明引以为傲的“高效”模式,在创业途中也遇到过一些小磕碰,尤其是在供应商管理方面。


中新红科将产品部件委托给国内生产企业加工,却屡屡遇到延期的情况。李建明在产品质量和契约精神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希望能与供应商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实现多边共赢。


李建明说,新加坡的企业精神是,口头答应的事情,即便是没有签订书面合同,双方也会按照约定完成,否则就是失信。这一点对于企业发展来说非常重要。


国内有些企业对产品质量和生产时间把握不利,而如果委托国外企业生产,又面临成本太高,很不方便的问题。


李建明同时表示,回国创业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与供应商形成一个产业链,在多方合作中实现多方共赢。从目前来看,他们最先需要解决的,就是做好供应商管理,与企业形成一致的步伐。


李建明博士丝路行


在沙漠里步行120公里

两个创始人收获冠亚军


去年8月,李建明和赵伟报名参加 “创业丝路行”,前往甘肃戈壁滩度过了四天三夜的徒步之旅。


“我们背着近十斤的生活辎重,在沙漠里步行了近120公里,走到最后,磨破的脚鲜血直流”,赵伟坦言,这种艰辛和创业中遇到挫折时的感受是一样的,很容易让人产生放弃的想法。当时他甚至默默地想过,如果这一关他都抗不过去,那证明自己承受不了创业的这份苦,干脆回汉就“散伙”算了。


同样的想法,李建明也有过。


最终,两人相互扶持鼓励,一起走完了全程。在全部四十余名参赛者中,赵伟获得冠军,李建明获得亚军。


对于未来,李建明的目标非常清晰:打造一个全球最大的绕机检测机器人和智能检测设备的生产基地,把中国智能制造推向全球。这是他和赵伟在创业之初就设定的目标。


李建明告诉《支点》记者,目前,公司已受到资本关注并在与他们接洽。他希望,借助资本之力,企业的发展能更快一点,公司的产品能广泛应用于更多的相关行业领域,得到客户的认可,创造更多的价值。


李建明说,武汉人才优势明显,光谷的创业软环境很好。公司新产品“高空探伤无人机”即将面世,期待有更多的人才能加入他们的团队。


END


  记者丨肖丽琼

  编发丨吴玲

  版式丨高山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