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蛋糕价格联盟

上海滩最后一位名媛 民国第一外交官夫人112岁纽约去世

楼主:旧闻旧新读新 时间:2020-04-28 04:32:35

曲终人去,最后的上海民国名媛离世

南方人物周刊




原标题:曲终人去,最后的上海民国名媛离世|温故

门第、财富、美貌和罗曼史(最好是和社会名流的),这是一名旧上海滩名媛的“标配”。这样娇弱的鲜花最容易折损在世事的无常、命运的莫测、生死的离散之中。而严幼韵如同一颗通透、坚实的“活化石”,穿越并见证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岁月风尘。

美东时间5月24日,上海滩最后一位民国名媛严幼韵在纽约去世,享年112岁。


在熟悉政治史的人眼中,她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民国第一外交官”顾维均的夫人。在有关旧上海风花雪的记忆里,她是“84号小姐”。


门第、财富、美貌和罗曼史(最好是和社会名流的),这是一名旧上海滩名媛的“标配”。这样娇弱的鲜花最容易折损在世事的无常、命运的莫测、生死的离散之中。


而她如同一颗通透、坚实的“活化石”,穿越并见证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岁月风尘。





青年时期的严幼韵

严幼韵祖籍浙江宁波,祖父严筱舫曾在李鸿章府下做过幕僚,参与创办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并出任第一任总裁,还创办了上海总商会及众多官私企业,被公认为是宁波商帮的“开山鼻祖”。到严幼韵的父亲这一代,家族已经积累下不少财富,拥有多家银号、钱庄、金店、绸庄。


严家大宅座落于南京路。这栋房子的花园院墙绵延了静安寺一带的半个街区和地丰路(即现在的南京西路、乌鲁木齐路路口)的整个街区。门房除了一个中国警察外,还配了一个印度人。







严幼韵就读于沪江大学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严幼韵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她最初就读于沪江大学。因为不喜欢严格的校规,后转入管理更为宽松自由的复旦大学就读商课。当时,复旦刚刚开始尝试男女同校。严家大小姐成为该校有史以来招的第一批女学生。


每次去学校上课,严幼韵都坐着一辆车牌号为84号的比克牌轿车,并配上一名私人司机和一名负责跑腿的仆从。这位笑起来特别妩媚的漂亮女生,每天换上最时髦的旗袍,不重样,立刻红遍整个校园。校门口常年有男生等着,只为一睹她的芳容。一些爱慕她的男生背地里称她为“84号小姐”,又因为英语Eighty Four念成沪语是“爱的花”,故又名“爱的花”。


对“爱的花”小姐来说,日子是玫瑰色的。她喜欢跳舞、热衷社交,一到周末就和闺密们去看电影、喝茶、滑冰、游泳或者骑自行车。花季少女唯一的心事就是对白马王子的憧憬——她“必须赢得我的爱慕,还必须是我尊敬的人。”


在一次社交舞会上,她邂逅了任职于南京国民政府的年轻外交官杨光泩。杨光泩出身湖州大丝绸商家族,毕业清华大学,后公派留美,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法和政治学博士学位,被视作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







严幼韵与杨光泩的婚礼,宾客人数多达千余人


1929年9月6日,这一对门当户对的璧人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了豪华婚礼。婚礼由外交部长王正廷主持,宾客人数多达千余人,一时轰动整个上海滩。







严幼韵与扬光泩的婚礼,一时轰动整个上海滩


婚后,严幼韵开始了外交官太太的生活,随同夫君辗转于南京、伦敦、日内瓦、上海、巴黎、马尼拉等地。在法国巴黎,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岁月。杨光泩任国民政府驻欧洲新闻局负责人。每天午餐后,她开始加入孩子们和仆人们一起游玩的行列,在海滩边玩耍。


那时,在欧洲旅行的张学良、出任民国外交公使的顾维钧都是这对年轻夫妇的座上宾。一天早晨,杨光泩敲敲门,打开一条门缝,往她床上扔去一个漂亮的洋娃娃。这是他和张学良一起打高尔夫球后,获得的“礼物”。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一年后,杨光泩被时任财长孔祥熙派去菲律宾马尼拉做总领事,主要使命是为抗战到海外侨胞筹款。严幼韵也带着三个女儿同行。







严幼韵在马尼拉


1942年1月2日这一天,马尼拉笼罩在一片浓烟火光中。日本军队占领这座港口城市后,开始逮捕美国和英国平民,所有美国人的房子都被日军接管,他们的汽车也被没收。


两天后,杨光泩和其他7名中国领事官员一同被捕。在探望过丈夫几次后,严幼韵就与丈夫失去了联系。她后来知道,日本人想要知道杨光泩募得的1200万比索(相当于当时的600万美元)抗战资金的下落,并要求杨再募集2400万比索。要求被拒绝后,将其杀害。


丈夫下落不明,又被赶出原本居住的大房子,她从上海带着出来的珠宝也被洗劫一空。在担惊受怕中,这位昔日名媛镇定下来,学习承受着一切。她把另外七位外交官的妻儿家小们召聚在一起。在她的带领下,这些养尊处优惯的官员太太们开始学习自己动手种菜、养猪、养鸡、做鞋,还学会了做肥皂、做酱油。


身为大家长,她还要安抚太太们的情绪,调停彼此之间的吵架拌嘴,以及佣人们间的斗殴发狠。不久,房子里又响起了钢琴和打桥牌的声音。


最让她忧心的,是孩子们常常感染上各种热带疾病——水痘、疱疹、登革热、耳痛等。在菲律宾期间,严幼韵的3个女儿中,总有一个卧病在床。


1945年,美军登陆马尼拉。苦苦撑过3年战时生活后,严幼韵的体重此时只剩下41公斤。也在此时,她才得知丈夫三年前已被日军杀害的噩耗。







严幼韵和她的三个女儿


在麦克阿瑟夫妇的安排下,她随后带着三个女儿登上了埃伯利海军上将号。这是一艘海岸警卫队运输船,载满了美国士兵和撤离的美国人。严幼韵和孩子们在船上享受到了9铺特等舱的特别礼遇。一艘驱逐舰护卫左右。


定居纽约后,严幼韵因为失去经济来源,一度生活拮据。尽管日子过得紧巴巴,她照样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次,她在家里自己做美甲,南京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来访,因为没来得及逃回卧室,她只能无助地坐在客厅里,手伸在空中,脚还翘在咖啡桌上。


为了养家,这位“职业太太”开始到外头找差事做。在一位故交的帮助下,她在联合国找到了一个“礼宾官”空缺。她的工作内容是礼仪接待:接待刚刚赴任的大使、安排他们递交国书,各国元首到访的迎送、清关、酒店和车队安排等。这让严幼韵的流利英语和社交能力都有用武之地。







严幼韵仔联合国的工作照


这个从不早起的大小姐每天早起,从不迟到,矜矜业业地完成自己工作。


帮严幼韵谋到工作的“旧交”,是时任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的顾维钧。两人相识十多年,杨光泩曾是顾的下属。当时,顾维钧和第三任太太、华侨巨商之女黄蕙兰已分居十多年。他每周都会抽出时间,从华盛顿前往纽约去看望这位“红颜知己”。


风流少帅张学良在晚年的回忆录里曾吐露过一桩陈年八卦:30年代在欧洲时,他和顾维钧常去某位杨先生的家打麻将,一次黄蕙兰突然冲了进来,把茶水泼到顾的头上,一边大骂在场的杨太太“不要脸”。此位杨太太是严幼韵。


身为“南洋糖王”千金的黄蕙兰也是活跃于国外华人上层社交界的明星人物,和宋蔼龄、宋美龄都有交情。她曾向宋家姐妹哭诉过自己的婚姻问题。据说,是在宋蔼龄的作用,孔祥熙当时把杨光泩从法国巴黎任上调到马尼拉当总领事。







1959年,顾维钧和严幼韵结为夫妇


1959年,终获自由之身的顾维钧和严幼韵正式结为夫妇。在此后共同生活的26年,她百分百地充当了“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的角色。因为常年承担高负荷的脑力工作,顾维钧有晚睡晚起的习惯。严幼韵担心他从晚餐到次日早餐有十多小时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她每日凌晨3时必起,把煮好牛奶放在保温杯中,配上一些小点心,并附上一张“不要忘记喝牛奶”的纸条放在床边。等翌日起床,她再去房间看他是否把牛奶喝了。


在夫人的精心照顾和陪伴中,顾维钧的晚年幸福而安宁。80岁起,他开始倾注心力在自己的回忆录上,用十七年时间完成了13卷、共六百万字的近代珍贵史料。顾的儿子说:是继母让父亲多了20年的寿命。


而顾维钧自己曾总结过自己的三条长寿秘诀:“散步,少吃零食,和太太的照顾”。 1985年11月,这位近代外交史上的巨人在纽约寓所永久睡去,享年98岁。


送走第二任丈夫后,严幼韵挨过伤痛期,依旧精神抖擞地生活着。她看书读报,打麻将,烤蛋糕,做甜品,甚至还能有眼力织补羊毛衫。她还常常外出参加会议、旅游、去超市购物。在美国,她和宋美龄、宋子文夫人张乐怡、孔令侃等一帮民国故旧和显达们保持着密切的交往,也乐于结交新朋友。据说,她的电话簿上常用的号码就有六七十个。







严幼韵(前)和家人庆祝109岁生日


这位“84号小姐”终生爱美,爱珠宝和香水。 103岁时,她外出依然穿着高跟鞋和旗袍,配以精心描画的妆容,经常到纽约市中心的美发店里做头发。


2003年,严幼韵因大肠癌接受手术。出院数月后,在亲友为她举办的98岁的寿宴上,她穿上一袭白色绣花旗袍,蹬上了金色高跟鞋,化上浓妆,与为她主刀的外科医生翩翩跳舞。







98岁生日,严幼韵与她的主刀医生跳舞


这位穿越过一个多世纪的老牌上海美女如此分享她长寿的秘诀是:“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她女儿则说:在母亲的眼中,一个装着半杯水的杯子不是半空的,而是半满的。







109岁的寿宴上


在2015年出版的口述自传《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里,严幼韵写道:“当人们问我‘今天您好吗?’的时候,我总是回答‘每天都是好日子’。”





文/乔戈里


相关阅读


世上再无“84号小姐”,严幼韵一百十二个春天的故事


(原标题:世上再无“84号小姐”,严幼韵一百十二个春天的故事)

  严幼韵女士于当地时间2017年5月24日在美国纽约家中逝世,享年112岁。她于1905年9月27日出生于天津,是复旦的第一批女学生;第一任丈夫是外交官杨光泩;第二任丈夫是外交家顾维钧。二战结束后,她携三个女儿到美国,后成为联合国首批礼宾官,也是联合国的首批女外交官,工作了十三年,与许多政要打过交道。她的一生,经历社会变迁和中国这些年岁月的变化,让我们回忆她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


年轻时的严幼韵

  出生富豪之家,她是复旦的“84号小姐”

  1905年9曰27日,严幼韵出生于天津。

  这位严小姐的祖父严信厚是李鸿章的幕僚,掌管长芦盐业并担任海关税务司,后来成为东南部首屈一指的大商人,并担任上海商务总会首任会长。到了父亲严子均一代仍富贵不减。严家在上海的豪宅绵延了静安寺一带的半个街区和地丰路(即现在的南京路和乌鲁木齐路路口)的整个街区。


严幼韵考入沪江大学

  严幼韵1925年进沪江大学学习,于1927年转入复旦大学读大三,出入学校除了家里的女仆跟司机陪伴,还有一辆让她名声大噪的“84号”别克轿车。

  “84号小姐”是当年大学男生对严幼韵的“昵称”——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他们就以她的汽车牌照号“84号”称呼她。一些男生还故意将英语Eighty Four念成上海话“爱的花”。


严幼韵和她的别克轿车

  在复旦短短两年,严幼韵修习了整整135个学分。如果在和平年代,这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严小姐寻得良婿,人生便少了一些跌宕起伏,多了一份生活琐事,然而世事难料。

  丈夫牺牲后她从容对待苦难

  她是上海滩的大小姐,但当危难来临时,她不卑不亢,从容对待苦难,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热情和达观。

  1929年,从复旦毕业后,严幼韵与青年才俊杨光泩结婚。杨光泩是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驻上海特派员。


严幼韵与杨光泩的婚礼

  他们的相识也和“爱的花”有关,杨光泩第一眼见到严幼韵时,她正驾着那辆“爱的花”轿车。杨光泩很好奇,就一路跟着严幼韵。很巧,他们去的是同一个聚会。于是,杨光泩立刻请朋友介绍认识,随即对严幼韵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婚后,严幼韵跟着丈夫去南京、伦敦、日内瓦、上海、巴黎、马尼拉等地任职。但随着1937年“卢沟桥事变”的爆发,这位生活优渥的外交官夫人,开始过起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1942年,日军占领了马尼拉,并逮捕了杨光泩和其他七位领事官员。

  丈夫的“消失”,外交官的太太们自动聚拢到严幼韵那里。37岁的严幼韵卖掉珠宝,完全投入疾病、战争、琐碎的生活中:原有的房子都被日军查封,物资被没收,搬到老房子后人口激增,矛盾和争吵不断。严幼韵瞬间从享受一切的阔太太变成了维系这个“共同体”的大总管,她带领女人们将草坪开垦成菜园,养鸡养猪,还要调节各方的矛盾。直到抗战胜利后,严幼韵才知道丈夫已经牺牲。

  严幼韵后来在自传中回顾这段日子,自豪地说:“现在回头想想,我们当时的确非常勇敢。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生死如何,又很担忧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的命运也完全茫然不可知。但我们做到了直面生活,勇往直前。”

  成为联合国官员 三个女儿同样精彩

  1945年,二战结束。严幼韵只身一人,带着三个孩子赴美。在家用尚不充足的情况下,这位曾经的大小姐开始了她的“求职”生涯,此时她已经四十岁了。


严幼韵与三个女儿

  传闻有个美国朋友推荐她去美国国际保险公司工作,但她没有接受,“感觉会涉及销售,我是个买家,不是卖家。”之后有一个在联合国工作的朋友带给她一份“礼宾官”的空缺岗位说明。最终,严幼韵以流利纯正的英语、优雅大方的气质从几百人中胜出。

  在联合国工作期间,她的工作内容有关礼仪方面:接待刚刚赴任的大使、安排他们递交国书,各国元首到访的迎送、清关、酒店和车队安排等。

  在美国的这些年,严幼韵不仅在事业上取得了成绩,而且三个女儿学有所成,后来不仅在各自领域做出了成绩,而且还都建立了让人羡慕的家庭。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经手出版了包括《基辛格回忆录》在内的250本书;次女杨雪兰,在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三女杨茜恩在房地产开发方面卓有成绩,但因病早逝。

  她终成为顾太太,顾维钧称其是人生真爱


顾维钧和严幼韵在墨西哥城的婚宴

  顾维钧与严幼韵早就相识,她在美国的日子里,顾维钧给了她很多支持和帮助,两人早有结婚打算。但当时顾维钧和黄蕙兰还没有离婚,尽管他们已经分居近二十年了。据严幼韵在自传中说,这是因为黄蕙兰舍不得大使夫人的头衔,待顾维钧卸任台湾当局的“驻美大使”一职后,才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

  1959年9月,严幼韵与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在墨西哥城登记结婚。这一年,严幼韵54岁,顾维钧71岁。在此后的岁月里,她充当了“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的角色。

  她无微不至地照顾顾维钧,每天凌晨丈夫醒来后,她已准备好一杯热牛奶,让他喝下后继续睡觉,唯恐他从晚餐到早餐间空腹时间过长,于身体不利。

  生前,顾维钧多次称严幼韵是他人生真爱,并在谈养生心得时说,只有三点:“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照顾。”1985年,顾维钧去世,享年97岁,两人一起生活了26年。

  擦香水穿高跟鞋的老太太和她的朋友圈


顾维钧92岁生日

  出身名媛,两位丈夫皆为外交官,严小姐的朋友圈涵盖了整个中国近代史:民国古钱币收藏家张叔驯、荣氏家族的荣鸿三、孔祥熙女儿孔令仪、商人董浩云和他的儿子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上海银行老总朱如堂夫妇、徐志摩的原配夫人张幼仪、张幼仪的妹妹张嘉蕊、谭延闿的女儿谭端等等。

  维系这样庞杂的朋友圈,是严小姐豁达,不拘小节的人生哲学。即使是98岁被检查出大肠癌,护士小姐揭掉注册器上胶布那一刹那,严幼韵蹬上金色高跟鞋,身着旗袍,走进纽约市中心美发店,心情丝毫不受影响。几个月后,严幼韵还和主刀医生,在自己的寿宴上一起跳舞。


98岁生日上,严幼韵与她的医生跳舞

  老太太喜欢结交新朋友,其电话簿上常用的号码就有六七十个。几十年来一直没变的是她始终穿高跟鞋、用香水、涂指甲油。每个星期都要打一次牌,从下午3点一直打到夜里11点多,牌友中包括孔令仪、贝聿铭等赫赫有名的人物。严幼韵的二女儿杨雪兰说:“我们觉得她就是一个明星一样的人物。”

  100岁的时候,严幼韵还能看书读报,打麻将,烤蛋糕,甚至还能有眼力织补羊毛衫、亲手制作龙虾沙拉。只要身体允许,她常外出开会、旅游、去超市购物。主持人曹可凡曾问她:严先生,你穿着高跟鞋累吗?她嫣然一笑:“我一辈子穿高跟鞋,习惯了。”

  112个春天:严幼韵的故事

  2015年,顾严幼韵在其《一百零九个春天:我的故事》一书中的前言《致读者——写于一百零九岁本书英文版出版之际》写道:

  致读者

  我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身体康健,幸福快乐。当人们问我“今天你好吗”的时候,我总是回答“每天都是好日子”。

  这个衣着考究、佩戴翡翠首饰、涂着红色指甲的老人,有着一套“任性”的长寿秘诀——“不锻炼、不吃补药,最爱吃肥肉,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

  2017年,走过112个春秋,严幼韵去世,她112个春天的故事,书写着一个“上海滩大小姐”的传奇。

  综合自《民国名媛严幼韵的美丽人生和她的朋友圈》《112年传奇落幕,顾维钧遗孀严幼韵说“一个杯子永远半满的”》《与复旦同龄的她,一生很精彩,每天都是好日子!》《上海滩上最后的大小姐!108岁仍擦香水穿高跟鞋》等文章



近期精彩资讯

公安局长一辈子留在政法地盘上了

反腐不停步 打虎手不软 巡视再升级

溜娃师、试睡师、小三劝退师 扒一扒形形色色的奇葩新职业

往期经典原创 

现在的黄世仁是变成这个样子的了

上海检察长PK司法部政治部主任

从南海撞机事件到东海桶滚拦截 美利坚你以为现在还是2001年吗?


谢谢您的阅读

感觉小编辛苦就给小编打个赏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支付

小编会很开心的奥

更多精彩资讯

不是北京毕业想来北京工作难了

汶川樱桃果农为什么要打砸警车

云南旅游刮骨疗毒会否陷入“你治他不治”的困局

恒大地产暴涨25%连创新高 今年暴涨200%

移动支付国家队来了,云闪付出世

最高检|正当防卫 防卫超限 全民共享法治公开课答卷即将公布

菲总统激励士兵:你强奸3个人,我会说是我干的


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即可获取以上资讯     

在订阅号对话窗口输入“7”将获得精美风光照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