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蛋糕价格联盟

一天怒砸70亿,游戏直播的下半场叫“腾讯”

楼主:科技新知 时间:2019-10-08 16:41:40

腾讯从来没有选择困难症,内部竞争机制让它永远能够选第一名。而这个逻辑,现在逐渐蔓延到对外投资上。

 

3月8日,像是商议好了一般,斗鱼和虎牙在同一天上下午纷纷宣布获得腾讯独家投资。斗鱼获得了6.3亿美元,虎牙获得了4.6亿美元,心满意足的他们纷纷表白腾讯爸爸。



这两兄弟本是同业竞争的死敌,从来风波不断,2017一整年互相挖角掐架几乎没有停过。

 

腾讯投资的这种逻辑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投资人人车之后,腾讯又投资了它的竞争对手车好多;腾讯既是京东的最大股东,本身却又在扶持拼多多;医生社区有好大夫在线,医联,丁香园;在通过内部竞争孵化了微信之后,这种内部竞争的做法几乎已经被神话了。


但是在游戏直播领域,如果你觉得腾讯还是仅止于此,只是希望两个平台之间跑出一个冠军,而后再去收购,那就错了。这一次,整个游戏直播领域,腾讯爸爸叫“一统江湖”更恰当些,并且几近成完全体。

 

谁敢不拿企鹅的钱

 

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或者是任何一个直播平台,都会面临一个问题:缺钱。


整个直播行业前期起的很快,但到一定规模后,就迅速碰到了天花板,并没有如刚刚开始预想的一样,能够彻底改变人们娱乐生活的方式,形成全民直播的盛况。


盈利也遥遥无期,但是运营的成本却一直在增加,无论是固定的天价带宽成本还是越来越高的主播签约费,在没有形成良好盈利方式之前,都是各平台不可描述之痛,看2017年各主播纷纷微博讨薪就可见其资金压力了。


所以无论是头部的斗鱼还是虎牙,或者是第二梯队的熊猫或者龙珠,基本还处在烧钱阶段,唯有不停的融资才能存活下去。

 

加上此次腾讯的40亿,斗鱼已然融了近80亿人民币。在烧了如此规模的资金之后,去年11月斗鱼刚刚开始宣布盈利,而其他平台还尽在亏损。

 


而脱身于欢聚时代的虎牙公开融资则要少很多的了,只有2017年5月获得的7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中国平安保险海外有限公司领投,高榕资本、亦联资本、晨兴创投、欢聚时代董事会主席李学凌、虎牙直播CEO董荣杰参投。


此前,虎牙一直被欢聚时代内部输血供养,此次腾讯的4.6亿美元,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但是据欢聚时代说,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控股权,但腾讯方面也获得了另外一项权利:在投资完成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之间,可以逐步通过市场公开价格购买虎牙直播最多达到50.1%的控股权。

 

在 2015 年和 2016 年资本的催动下,直播公司估值普遍太高,增长空间有限,在投资人看来,其前景也比不上正在兴起的短视频领域。


所以其实在整个2017年,直播行业的大融资并不多,资本处于观望的阶段,各公司自然而然有了资金困境,每家公司都急需融资,所以无论是谁的钱,平台们都是乐于接受的。


其实即便虎牙和斗鱼不缺钱,也很难拒绝腾讯的投资。无论是虎牙还是斗鱼,都定位的是游戏直播平台。


游戏版块是这两家平台中,无论是用户数还是主播数最集中的。以斗鱼平台为例,无论是从YY转入斗鱼的阿冷,还是人气极高的冯提莫,直播所在的板块儿都在英雄联盟区。


但这两个主播平常的直播主业其实是唱歌,并不是打游戏,入驻游戏版块是因为这里是整个平台流量最集中的地方,吸引最多的路人围观。而在中国,一提到“游戏”这个名词,最绕不开的一家公司就是腾讯。


腾讯在游戏全产业链的统治力有目共睹,乍一看,直播平台不直接生产游戏并不会与之产生对抗,但是各平台其实是需要游戏的直播版权,但是这一块儿一直没有明确的说法,因为游戏直播在本质上是更有利于一款游戏的发展,就像《绝地求生》其实一开始就是通过直播平台才火起来的。


腾讯网易在这些版权归属上,也并没有向直播平台收取费用或者产生条款。


但是这件事儿就像,一部文学作品被直播平台们拿去拍了电影,虽然有益发展,但版权商如果要拿去做文章并无任何不妥。


所以,游戏直播平台得罪谁也不敢得罪腾讯,万一版权被禁,不说多,就《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三款,可能就能使平台折损半数的用户。


除了版权上需要依附,拿到腾讯爸爸的投资,其实最大的好处在于腾讯对于两家上市的背书,这可能是他们目前最在意的事情。


在斗鱼和虎牙都拿到腾讯的投资之后,腾讯实质上已经成为了两家的基石投资人,无论是赴美的虎牙还是赴港的斗鱼,与腾讯绑定都是提升估值的好牌。且看当初阅文集团在港股上市时,千亿市值的盛况依旧令人神往,盛况之后,腾讯背书是极为重要的因素。


所以在这个直播平台纷纷上市的当口,能够与腾讯绑定,两家正求之不得。


腾讯的统一大梦


腾讯要统一游戏直播平台,这句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而是已成现实。据易观千帆的数据,头部的游戏直播平台中排名前五的分别是斗鱼、虎牙、熊猫直播、企鹅电竞、龙珠直播。


斗鱼虎牙刚投资过,企鹅电竞你光听名字就该知道谁搞的,龙珠直播也早就接受了腾讯的投资和扶持。



除了熊猫TV,前五大平台尽在腾讯掌握,几乎算的上一统江湖了吧。


腾讯如此看重游戏直播平台自然有其打算,并且看到了平台们还未看到的东西:腾讯想把直播变成游戏宣发阵地。


就像前述所说,游戏与直播相辅相成,还是以吃鸡游戏为例,在去年,由于《绝地求生》对电脑硬件的配置要求太高,所以主流的电脑根本无法正常运行《绝地求生》,大部分人是通过游戏主播的屏幕才第一次接触到的,并没有亲身体验。


但是即便这样,《绝地求生》通过主播的屏幕迅速的聚集了一大批粉丝,固然有游戏观赏性比较好的因素,但是直播平台却是更大的推手。


所以,在玩家初始时对某一类游戏没有共鸣不感兴趣的时候,直播平台可以通过长时间的教育,或者凭借玩家对某一主播本身的喜爱,使游戏有更好的展示空间,有利于拉新。


游戏主播在一遍遍的思路、角色定位、战术操作中,客观起到着普及游戏玩法的作用。而对于老玩家来说,直播平台是比传统游戏社区更加能找到归属感的存在。


所以掌控了游戏直播市场,腾讯将在整个游戏生态上加大话语权。进而使其在全球游戏市场上谈代理权时也更加有分量。


游戏代理其实是腾讯很重要的一项业务,因为在自研游戏这一块儿,中间力量还是在欧美,顶尖大作也主要出自那里。


在爆款游戏上,腾讯并不能百分百保证自己一定能拿到,《DOTA2》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被完美世界狙击。而爆款游戏往往遵循“二八法则”,很多游戏公司就只靠一款游戏就发家致富。


如果腾讯能够把主流的游戏直播平台都变成自己独家的宣发渠道,那么对于对手的遏制也显而易见。自家的产品可以靠直播平台宣传,自然可以使对手的产品在直播平台下架。


但前提是,无论以后的策略如何,如果整个直播行业的蛋糕太小,那么这些东西都无从谈实现的可能。

 

抱上大腿虎牙、斗鱼就能安枕无忧了?


很多人说,上市就是创业的终点,这句话已经越来越与现实相悖。因为如今很多时候,上市并不是瓜熟蒂落的自然结果,而是一场资本的游戏。


3月份直播平台的上市潮,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于各平台迟迟不能有新的增长点,数据开始回落,所以平台投资者已经希望上市变现,寻求退出。


但直播行业的困境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首先是内容的同质化严重,各平台之间,各主播之间都存在这个问题。不仅横向的维度如此,同一主播也很难能持续的输出高质量内容。


接着是变现难,这一点上做的最好的是斗鱼,在线下活动运营和礼物的设置上都明显要领先其它平台,但砸了那么多钱也只不过是微盈利状态。


而直播变现的最佳模式其实是像YY一样的秀场模式,打赏始终最靠谱,依靠秀场模式,YY2017年营收达到了26.8亿。


并且秀场模式的成本也要比单纯的内容直播成本低,但是秀场模式面临的最大风险在于,直播的内容打色情插边球,容易受到监管的控制,上不了台面。


种种这些问题即便上市,也不见得能够解决,并且很有可能在资本市场上被放大,使破裂来的更快。所以无论是虎牙、斗鱼还是腾讯,如何探索更多直播的可能性,做更好的内容吸引用户,抵御短视频等其它内容形式的冲击,才是最应该解决的问题。


其实从另一个方面看,直播平台这种形式在中国诞生不过短短四五年,刮起的风口也不过在近两年之间。数据虽然增长乏力,但下颓的趋势并不剧烈,还是保留了一些核心用户的。


如果付诸实践与耐心将会有更多的如“直播答题”这样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出来,虽然直播答题基本也已经凉凉了,但它带来的使用户获得参与感的思考,依旧有很大价值。

《2017爆文Top 20》


1.知乎装腔指南 

2.王劲的上位内幕,李彦宏的放任与百度的内部轧碾

3.程序员苏享茂之死:没有这个翟欣欣,也会有下一个

4.红黄蓝幼儿园悲剧背后:严峻的管理危机、明星投资人上市前退出

5.吴咏宁之死背后,暴露短视频平台哪些弊端?

6.阿里美团决裂内幕:马云究竟有没有帮过王兴?

7.什么都抢先的中兴,内斗让他败给华为小米

8.淘宝天猫换帅幕后:九王争嫡,二储上位

9.任正非你别致歉了,“华为加西亚”孔令贤早已经技术移民了

10.2016年:王兴与马云的彻底决裂之年!

11.《权力的游戏》之百度外卖篇

12.马化腾老了

13.杨元庆:江河日下的联想 岌岌可危的CEO之位

14.魅族的引领,迷失,尴尬,和看不清的未来

15.暴走大事件之王尼玛不干了

16.刚刚三星帮韩国总统文在寅组了一个外交部!

17.习惯抄袭的美团滴滴们,开始被市场冷落

18.乐视江山改姓,孙宏斌是曹操还是司马懿?

19.又有刁民想害朕?华为的公关依旧很“华为”

20.“五五开”卢本伟外挂坐实,背后是管不了人的斗鱼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