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蛋糕价格联盟

说出来你或许不相信

楼主:拾望者 时间:2020-03-04 12:45:43


说出来你或许不相信

说出来你或许不相信,我的父母没给我过过生日。

习惯了公历日历,不留意农历几何,如不是朋友圈的腊八提醒,腊月初十这个日子——我的农历生日,我肯定不会记起,很有可能是到了春节年关,才想起已然过去。

传统记忆中记的生日都是农历,在我阳历生日那天我恰好跟我妈一起逛超市,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妈说今天哪是,你是腊月初十。

但我妈不曾给我过过生日,或者说我家没有过生日的习惯。

小时候我爱问我姥姥我的生日是哪一天,她总是用一个类似歌谣的语段回答:“那一年,那一月,黄鼠狼拉鸡下大雪……”我总是好奇,到底是是哪一年哪一月,得知之后便又会问我妈:妈妈你怎么不给我过生日?我妈总爱回答:忙忘了,期末了,年末了,忙着期末考试还有杂事儿忙忘了。

但是我知道她没忘,因为她总是记得特清晰,农历阳历,甚至可以还原我们的出生场景。

有时我觉得我对一些事情的记忆力特别好,好到可以还原现场,哪怕是极细微之事,也记得分外清晰,这可能是遗传了我妈。

比如,我妈说生我哥的时候,是和我爸一起去我姨奶奶家,回来路上便去了县医院,因为没有准备,就连被子都是医院附近的三姨送去的,传统习俗是不能还回去自己生孩子用过的被子,所以我妈又给三姨送了一套新被子,把当时用的那个被子一直留在我家。很多年过去,我妈要是看到被厨里的那床被子,还会说:这是生你哥时你三姨送去的被子,你看多少年了。

比如:我妈说生我的时候正逢期末考试,她本准备去学校监考呢,感觉身体不适便请了假没去,于是我就出生了。来年过完元宵节的正月十六,新学期开学,我也满月了,我妈就去上班了。

上一代人在年轻时对待工作和生活真的是一腔热忱,或者是说吃苦耐劳甘于奉献的精神真的比我们这一代强。有时我妈会说生孩子竟然没休过一次产假。哎,当时的劳动法规或许还不完善,我竟是刚满月五天就被妈妈丢在家里。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生日是没有概念的,或许小学初中时候真的是年少不知岁月匆匆,每天过得不知今夕何夕,从不曾在意时间流逝,年岁增长,或者是在这个日子真的是忙于期末复习期末考试无暇记起,也或许是上学的纪年日历都是按照公历,自己也分不清公农阴阳的时日与差别。

高中的时候,因为高考需要确切的个人信息,信息表上不再是简单的出生年月,而是要与户口本上一致的年月日,直至那时,我才发现我的生日竟然是一个假生日,因为上面赫然写着:12月31日。

从此它便成了我所有信息登记表上的生日,也是官方唯一承认的生日,这个生日伴我成长于世行走于世。我曾问过我妈:你怎么给我登记了这个生日。

或许是之前户籍管理不够细致完善,也或许是因为计划生育政策的有力执行,我的生日自登记在册之后便无法改动,时间长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这么多年,我在全民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度过了我的生日。这一天,学校有晚会、单位有联欢。同学之间有嗨皮,朋友之间有欢聚。我是整体中的一分子。它对于整体的意义和对我这样一个生命个体的意义或许等同大家又要迎接新一年了,彼此又要老一岁了,辞旧迎新,迎来送往,给过去说再见,向未来say hello ,有人总结过去,有人展望未来,还有人声称活在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

总之这一天,好像所有人都要叩问审视自己,或思考一年或历年的成长与意义,或追问接下来的想法与目标,或洋洋自得,或郁郁颓丧,人生百态,年终皆现。然后,等着零点到来,一切翻篇儿,重新来过。或许又是年复一年的重复,或许也是蒸蒸日上的趋势。

而这些,都和我有关,又都和我无关。是的,我又老了一岁,也对,我应该计划未来。

我曾是多么得渴望长大,等我长大后,发现我并没有成长成我儿时渴望的模样。

因为出生在年末,爱以虚岁计算年龄的老人总会把我虚两岁,儿时,我愿意虚两岁来说自己的年龄。但现在,谁要给我虚两岁,我一定会强调我没那么大。小时候,爸爸总爱买蛋糕给我们吃,那种用枚红色和透明色的塑料盒盛着外面用皮筋儿勒着的奶油蛋糕,长大后我从未见过。妈妈会煮长寿面里面卧着鸡蛋,并非一人独享,而是全家共用。但是这些时日我都记不清是不是生日当天了,应该不是,因为频率不是一年一次,而是一年多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是多么地不愿意过生日,因为觉得一事无成而人渐老去。我希望青春或年轻可以流逝得缓慢一些,让我们多享受一些这美好时光。

而时间不会为任何一人放慢或停下脚步,匆匆流逝,是它不变的状态。又是年末腊月,又是数九寒天。那一年,那一月,黄鼠狼拉鸡下大雪……

感谢我的母亲于最冷的冬天带我到这世间,让我体味更多的温暖。

这一路或许有悲欢苦乐,长路漫漫,其修而远,希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欢乐多于悲苦。


                                       丁酉年腊月初十



关注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