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蛋糕价格联盟

致渣男:别惹太过痴情的女人(下)

楼主:鹿小寞 时间:2019-09-06 10:42:5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鹿小寞」每晚给你讲故事】


【原创】

文:鹿小寞  图:网络


那天,陆子豪兴高采烈地告诉穆槿妤,他们公司研制出一种新型的抗衰老胶囊,效果比之前的还要显著,一旦上市,必定会让很多女性为之疯狂,陆氏集团将会迎来新的巅峰。


说这话的时候,陆子豪的眼神似乎会发光,这种喜悦深深地感染了穆槿妤,她由衷地为这个男人感到骄傲。


果然,这款胶囊面世之后,很快就掀起了一股热潮,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远销全城乃至全国,甚至引发哄抢,产品一度断货。


陆氏集团一夜之间成为业内神话,地位不可撼动。陆川声名大噪,陆子豪自然也出了名。


穆槿妤看着褪去稚气的陆子豪,内心百感交集。她当然为他高兴,但同时也感觉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变化,正在两人之间悄悄蔓延。


从每天按时回家,到时常夜不归宿,最后发展到几天甚至几个星期不回家,陆子豪似乎变得越来越忙。


起初,陆子豪还会时不时打电话回家,告诉穆槿妤自己有多想她,后来,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连电话也很少再打。


穆槿妤时常一个人守着电视机发呆,院子里的樱花树已经慢慢长成,日积月累,枝干慢慢粗大,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五年。


三月过去了好几周,气温转暖,院里的樱花树终于开了,淡粉色的花瓣,承载着思念。


陆子豪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家了,穆槿妤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聚少离多的日子,却被此刻盛放的樱花勾起了昔日的回忆。


他说过,要陪自己等院子里的樱花开的。


“家里的樱花开了呢。”


穆槿妤拨通了陆子豪的电话,即使知道可能会打扰到他工作,仍然固执地觉得应该和他分享这个时刻。


“嗯,你喜欢就好,我先忙了。”


“我……”


一句“我想你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陆子豪便匆匆挂了电话。


四月的风,有些微凉,卷起散落在地的樱花瓣。穆槿妤想起那天,她坐在后山上抬起头看天空,伴着淡淡的樱花香味闯进她世界的那个稚气少年。


五月气温彻底回暖,樱花终于落尽。穆槿妤想着出门逛逛,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潮,不知不觉走到了陆氏集团的总公司。


这幢办公楼一共102层,玻璃墙面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非常气派。


正当穆槿妤快要走到公司大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那是陆子豪,他看上去神采奕奕,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穆槿妤心下一惊,陆子豪明明跟她说过,他这段时间都会待在外地的子公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女人又是谁?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头发秀长的女人,气质很好,一颦一笑间透着优雅,跟陆子豪有说有笑,两人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阳光暖暖地照在肩头,穆槿妤却冷得浑身发颤。陆子豪为什么要骗自己?


穆槿妤打了一辆车,尾随着陆子豪的劳斯莱斯,她发现车行驶的方向和她住的别墅相反,一路到了郊区,停在一栋大别墅前。


这栋别墅起码比穆槿妤住的要大上一倍不止。


陆子豪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穆槿妤遭到如同晴天霹雳般的打击,他搂着那个女人的腰进了别墅。


穆槿妤强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上前一步按响了门铃。


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等待,门终于开了,开门的是陆子豪。


看到穆槿妤的那一刻,陆子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找不到任何表情面对此时的她。


“槿妤,你怎么在这?”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陆子豪,你怎么会在这?那个女人是谁?”


穆槿妤压抑着自己的恐惧和愤怒,故作镇定,抬手指着站在陆子豪后面的女人。


那个女人也是一脸困惑,怎么看,穆槿妤都像是个闯入她领地的不速之客。


“槿妤,你先回去,我再跟你解释。”


陆子豪有些慌乱起来,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向穆槿妤解释,可能也根本不需要解释。


穆槿妤不再看陆子豪,推开门径直走向那个女人。


她比自己高,就算穆槿妤极不情愿,还是要仰着头看她,那一瞬间,穆槿妤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卑微。


“你好,我是陆子豪的女朋友。”


穆槿妤强撑着苦笑,向眼前这个女人介绍自己,女人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愣在了原地。


陆子豪冲上来将穆槿妤拉了出去,关上的大门将三人隔成两个世界。


“你先回去,我会给你一个解释。”


他的语气变得生冷起来,似乎穆槿妤已经成为了陌生人,他和她说话不必带着丝毫情感。


“好,我等你的解释。”


穆槿妤并不是那种会撒泼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僵持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


她看了陆子豪一眼,眼前这个男人,成熟老练,处变不惊,哪还有半点她记忆中的样子。


穆槿妤回到那个叫家的地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眼神悲哀而茫然,白色的纱窗被风吹起,整间屋子变得冷清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暗了,黑夜里,穆槿妤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终于,电话响了,是陆子豪打来的。


她重新燃起了希望,她希望陆子豪会跟她道歉,希望她能够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无论他说什么,她都相信。只要能让她以为,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他还是五年前那个说爱她的少年。


“我们……还是分手吧,对不起,忘了我。”


撂下简单的一句话,陆子豪便匆匆地挂断了电话。穆槿妤抓着手机,整个人瘫软下去,像被人抽去了浑身的力气。


那一瞬间,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忽然碎了。是梦吧,她曾经憧憬着所有的一切:她会嫁给他、给他生孩子、去旅行、周游世界。


原本清晰的未来,被硬生生地撕裂了,碎成一块块的玻璃,刺进穆槿妤的心脏。


她忘了自己是怎样度过这两个月的,从不喝酒的她几乎到了酗酒的地步,靠着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让自己不去想他,不去回忆起从前。


她把自己最好的青春交给这个男人,心甘情愿地等他,最终等来的却是无情的抛弃。这个男人轻易地就毁了她,而她却无能为力。


有多爱一个人,就能多恨一个人。


她要报复,她要毁了陆子豪,要让他也尝到失去一切的滋味。


仇恨的火焰燃尽了她内心残存的理智。


她约了陆子豪见面。


“有些话我还是想当面跟你说,就当是见最后一面,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陆子豪答应了,地点约在了他们以前经常去的一家叫作“勿忘”的咖啡厅。


勿忘相遇,勿忘相知,勿忘我。


坐定之后,穆槿妤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跟陆子豪这样面对面坐着了。仔细打量,她发现这个男人已经有了皱纹,五年时光,终究还是改变了这个年近三十的男人。


桌上的两杯黑咖啡浓稠得能映出两人的倒影,味道一定很苦涩吧。


“你去帮我拿一块我最喜欢的蛋糕吧。”


陆子豪表情有一些困惑,刚想开口说什么。


“黑森林慕斯。”


没等他问出口,穆槿妤便笑着告诉了他。


他忘了,当初还是他在这里帮她拿的蛋糕,她很喜欢这种甜中带着微苦的味道。


陆子豪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起身去柜台帮穆槿妤拿蛋糕。


穆槿妤从包里拿出一瓶香水,透明的液体顺着瓶口流出,倒入了陆子豪的那杯黑咖啡里。


陆子豪端着黑森林慕斯回来了,时光好像在那一刻交错。


那一年,那个夏天,那个满脸笑容端着黑森林慕斯,迫不及待跟她分享的少年。


穆槿妤忍不住眼角湿润,她慌乱地戴上墨镜,她不能让这个男人看见她哭的样子。


“来干一杯吧,敬我们的过去,也祝你幸福。”


穆槿妤端起咖啡跟陆子豪的咖啡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陆子豪没有多想,也将杯中的咖啡饮尽了。


放下杯子,穆槿妤头也不回地离开,最苦的黑咖啡,在她的嘴里,竟然觉得有些甜。


当天晚上,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席卷各大新闻媒体,陆氏集团陆子豪因中毒被紧急送医,生命垂危,所幸抢救及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穆槿妤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新闻,面无表情,起身走向卧室。


她从衣橱的最底层,拿出当年和陆子豪在樱花树下初相见时,穿的那套衣服。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有些憔悴,还是和那时一样美。


夜很深了,围在医院门口的记者也都散去了。


穆槿妤来到陆子豪住的这家医院,她的同学刚好是重症监护室的负责人,自然知道她跟陆子豪的关系,就破例让穆槿妤进去探望。


谁能想到呢?穆槿妤竟是那个下毒的人。


她打开了病房的灯,原本昏暗的房间变得明亮起来。


陆子豪惊醒过来,他嘴唇惨白,表情由于痛苦而扭曲。白天还意气风发的他,此刻虚弱到只能依靠插入喉管的呼吸机维持生命。


看着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男人,穆槿妤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自己曾视他如生命,现在却亲手毁了他?


陆子豪眼神里充满了惊恐,定了好一会神,他才看清穆槿妤,蓝色的运动服让他回忆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一刻。


那个坐在樱花树下的女生,望着天空的样子好美,那一刻,他就下定决心,这个女孩的一辈子,将由他去守护。


他忽然笑了,那是一种释然的笑。


他看着穆槿妤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就像那天自己捧着鲜花,一步步朝穆槿妤走近。


穆槿妤关掉了他的呼吸机,然后笑了,笑得很畅快,直到满脸是泪。


从那天起,那栋院子里栽满樱花树的别墅就空了,所有交织其中的爱恨都不复存在,只有次年照常盛放的樱花,孤独地零落,不知承载着谁的思念。


- -鹿小寞的第153个原创故事- -

<完>



书写故事,倾听心事

让我们在文字中体会世间冷暖



[滑动灰色区域,查看更多精彩故事]

致渣男:别惹太过痴情的女人(上)

目睹丈夫偷情,婆婆威胁我别声张(下)

睹丈夫偷情,婆婆威胁我别声张(上)

荒唐的床上报恩(下)

荒唐的床上报恩(上)

躲在暗处的偷窥狂(下)

躲在暗处的偷窥狂(上)

女生的清纯外表下(下)

女生的清纯外表下(上)

杂物间里的性交易(下)

杂物间里的性交易(上)

流连人世的冤魂(下)

流连人世的冤魂(上)

惨遭性侵的宠物(下)

惨遭性侵的宠物(上)

宾馆房间里的致命诱惑(下)

宾馆房间里的致命诱惑(上)

被共享的美艳少妇(下)

被共享的美艳少妇(上)

一万块买来的女人(下)

一万块买来的女人(上)

夜店里的放纵(下)

夜店里的放纵(上)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上)

破碎的嗜血蝴蝶(下)

破碎的嗜血蝴蝶(上)

电梯里的性骚扰(下)

电梯里的性骚扰(上)

恶魔缠身的男人(全)

谁包养了我的未婚夫?(下)

谁包养了我的未婚夫?(上)

余生,我只想做自己的女王(全)

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陌生人(全)

我奋斗七年,终于能请你喝一杯咖啡(全)

约炮成瘾的女人,能如愿嫁给老实人吗?(全)

诡异的艳遇(下)

诡异的艳遇(上)

红灯区的罪恶(全)

丈夫出轨后,我依然把小三当姐妹(全)

保险单风波(全)

出卖身体的代价(全)

新婚的“寡妇”(全)

藏在天花板里的怪物(全)

下半身的祸害(全)

被错认的小三(全)

棺材里的俏新娘(全)

引狼入室(全)

堕入青楼(下)

堕入青楼(中)

堕入青楼(上)

和备胎上床之后(全)

闺房里的诱惑(全)

甩掉出轨男(全)

藏在二手房里的秘密(下)

藏在二手房里的秘密(上)

孩子是谁的?(全)

猥琐的父亲(全)

玩弄感情的代价(全)

去他妈的爱情,她只想嫁给钱(全)

看不见的妻子(下)

看不见的妻子(上)

怀孕小四之死(全)

男友是惯骗(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婚礼前的偷腥(全)

败家娘们的气节(全)

床上的尴尬(全)

地下通道的幽灵少女(全)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消失的爱人(全)

她上了谁的床(全)

美艳女子的吓人秘密(全)

恨嫁女的手段(全)

艺术地睡你(全)

爱情女骗子(全)

前任是渣男(全)

妖艳贱货的复仇(全)

饥渴的快递小哥(全)

被蹂躏的姐妹(全)

性工作者的自白(全)

失身(全)

偷情的下场(全)

躲在暗处的强奸犯(全)

炮王的最后归宿(全)

试衣间里失踪的女人(全)

识破出轨男的阴谋(全)

出租屋里的啪啪声(全)

被男友送给好色上司(全)

健身房里的香艳偷窥(全)

床上的复仇(全)

活在暴力阴影下的少女(全)

输给小三,妻子笑了(全)

被割走双乳的女人(全)

一场疯狂的艳遇(全)

被渣男骗了肉体(上)

被渣男骗了肉体(下)

捉奸(上)

捉奸(下)

深夜送上床的外卖(上)

深夜送上床的外卖(下)

令人汗颜的婚外性(上)

令人汗颜的婚外性(下)

约炮成瘾的女孩(上)

约炮成瘾的女孩(下)

欲望女学生

欲望女学生(下)

半夜回家被尾随

半夜回家被尾随(下)

扑倒禁欲系男友

扑倒禁欲系男友(下)

勾引熟女的恶果

勾引熟女的恶果(下)

和渣男上床之后

和渣男上床之后(下)

禽兽男老师的邀请

禽兽男老师的邀请(下)

窒息后的高潮

窒息后的高潮(下)


【点赞美三代,转发富一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